總務大臣新藤義孝去了,首相輔佐官衛藤晟一去了,146名日本國會議員今天也去了。昨天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眾參兩院議山崎正昭,均向靖國神社獻上祭品。
  秦剛 外交部發言人:靖國神社也是日本自身的一筆負資產,如果日本的領導人執意地要把它背下去,這筆負資產會越來越重。
  日本政要祭拜二戰甲級戰犯,民間右翼為德國納粹招魂吶喊,《新聞1+1》今日關註:春季大祭,日本政要犯大忌!
  主持人 董倩:
  今天我們來關註日本,首先來看幾張照片。第一張是昨天4月21日,安倍晉三以“內閣總理大臣”的名義,向靖國神社供奉了被稱為“真榊”的祭品。同日日本二戰死者遺屬還有市民等200多人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訴訟的什麼呢?是安倍參拜靖國神社是違憲,希望法院能夠制止他類似的做法。同樣是在昨天,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江蘇揚州鑒真寺紀念堂手書漢字“心連心”贈予了大明寺。這是在今天上午146名國會議員集體參拜靖國神社。這張是在前天日本右翼團體高舉象徵納粹的萬字旗在東京市中心游行。這五張照片都是在日本春季大祭前後發生的事情。我們怎麼看待這彼此之間的聯繫,首先我們還是來關註最近發生的事情。
  4月21日至23日是靖國神社厲行春季大祭,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總務大臣新藤義孝今天上午參拜靖國神社,並奉獻玉串料,這是繼本月12日之後他對靖國神社的第二次參拜。
  新藤義孝:參拜是個人行為,我最近已經參拜了很多次。
  同時,146名日本國會議員今天上午也集體參拜了靖國神社,他們來自一個名為“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的聯盟。
  在146人中,自民黨議員占115人、民主黨3人、日本維新會22人、眾人之黨2人、連結黨2人以及無黨派人士2人。其中包括日本首相輔佐官衛藤晟一,日本文部科學副相西川京子、國土交通副相高木毅,以及日本自民黨政調會長高市早苗。
  聯盟組織者,同時兼任“二戰遺族會”會長的尾辻秀久,在參拜後對媒體辯解說,他的參拜動機是因為父親被供奉在靖國神社。
  尾辻秀久:我一直就這麼參拜的,我跟這個組織的人每年都來,已經這樣參拜幾十年了。我今天也像往常一樣前來參拜,沒有其它的想法。
  除此之外在昨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內閣總理大臣”名義向靖國神社獻上祭品。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眾參兩院議長山崎正昭,日本遺族會會長尾辻秀久均獻上祭品。
  。前天日本國家公安委員長古屋圭司曾經提前參拜。今天中國外交部再次對此作出回應。
  秦剛 外交部發言人:我相信大家還記得我昨天在這裡所說的話,我指出,靖國神社也是日本自身的一筆負資產,如果日本的領導人執意地要把它背下去,這筆負資產會越來越重,不幸的是,時隔一夜,這筆負資產又加重了。
  “大家一起參拜靖國神社國會議員會”,自1981年成立以來,他們的活動主旨只有一個,就是參拜靖國神社。此次集體參拜靖國神社的146人,是繼2013年春季、秋季例行大祭之後,人數最多的一次。
  主持人:靖國神社之所以備受爭議,是因為這裡面供奉14名二戰的甲級戰犯,在靖國神社每年有兩次例行大祭,一次是在春季,一次是在秋季。在每年的8月15日,日本稱作終戰日這一天,也會有比較隆重的這種祭祀典禮。
  我們不妨看一下,在從2004年開始,每一年參拜靖國神社的日本國會議員在2013年以前基本上是穩定的,每年是在30到80人左右,只有2005年是個例外,秋祭的時候超過了100人。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從安倍上臺之後,2013年春祭突破了100人,168人,今年的春祭是146人。當然今年與去年相比數量有所下降,但是比安倍上臺以前的日本國會議員的參拜人數有明顯的增長。好,在中日關係持續緊張的這種情況下,如果參拜誰都知道會引來什麼樣的後果。但即便如此仍有大量的國會議員去參拜,為什麼會這麼做?接下來我們就連線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的曲星所長。曲所長,在周邊國家強烈反對,尤其是在美國也有異議的情況下,為什麼日本會在連續幾年國會議員都是大規模的參拜?
  曲星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它說明日本社會的右傾思潮仍然在發展,議員是由選民選出來的,議員區去參拜他並不擔心會影響他的選票,反而他認為這樣做很可能會有利於增加選票,所以說明日本社會對歷史反省的程度實際上是在降低。從主體來講對靖國神社的參拜,頂著鄰國的壓力,國際社會的批評,這樣去做,只能說明日本社會的整體上它的右傾化的趨勢的加劇。
  主持人:曲所長,在這種情況下,日本不忌憚美國的這樣的一些異議,甚至反對嗎?
  曲星:日本認為在美國總統要到達之前,安倍晉三本人沒有去,只是供奉了一個祭品,這已經是考慮到了美國的關係。當然美國對日本參拜的行為是不認可的,但是美國也並沒有把它作為一個損害美國核心利益的一個嚴格禁止的事情,所以美國態度上總體上不認可,但是態度裡面又是比較模糊、比較曖昧的,這個實際上對日本是一種變相的縱容。
  主持人:好,謝謝,曲所長。我們看昨天安倍採取的這樣一種做法是人沒有到,但是祭品到了,為什麼他會採取這樣的一種做法?繼續往下看。
  昨天一大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就向供奉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獻上了祭品“真榊”。
  菅義偉 日本內閣官長官:我已經瞭解了安倍供奉祭品一事,這是安倍的個人行為,政府不便對個人行為發表評論。
  安倍本人自掏腰包供奉了稱為“真榊”的祭品,這真的是個人行為嗎?在安倍供奉的祭品上卻清楚的寫著“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的字樣,這樣的事實該如何辯解呢?
  去年春季例行大祭時,雖然安倍也只是向靖國神社供奉了祭品,但是他卻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去年4月14日,在美國國務卿克裡訪問東京之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卻前往太平洋深處的硫黃島,安慰那些與美軍血戰過的二戰英靈們。跪拜二戰日本遺骸,視察日軍遺骨收殮工作,參加戰死軍人悼念儀式,在追悼儀式上,安倍表示說“想到為祖國作戰而失去寶貴生命的英靈們,不能不堅定地建設日本的和平與繁榮。”雖然這是一次低調的行程,但是仍然受到國際媒體的關註。
  北京時間今天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首相的身份參拜了供奉著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這是安倍再次出任首相一年來首次參拜靖國神社。
  去年12月26日這一天,安倍晉三以日本首相身份參拜靖國神社,而這一天也正是他組閣一周年之日。並且他在記者會上公開表示說“我選擇今天參拜,是要彙報我就任一年以來的工作,並永遠不讓人民承受戰爭之苦的承諾。”組閣一周年去神社彙報工作,這是安倍首開的先河,而安倍此舉,也另中日關係再次陷入冰點。
  程永華 中國駐日本大使:安倍首相參拜這樣一個地方(靖國神社)嚴重損害中日關係,嚴重傷害中國及其它亞洲受害國人民的感情,對此給中日關係所造成的重大障礙,帶來的重大困難,日方必須承擔一切責任。
  當天美國駐日大使館也發表神明“安倍此舉激化與鄰過的緊張關係,美國政府對此表示失望”。聲明尤其提醒日本首相對過去的歷史做出懺悔,以及信守對和平的承諾。
  主持人:我們可以看到安倍就任日本首相以來,靖國神社所有的大祭活動他一次沒少的參加,而且在去年參拜了靖國神社。接下來我們繼續連線曲星所長。曲所長,您怎麼看安倍在靖國神社這個問題上次次到位,他去表達一種什麼樣的一種理念?
  曲星:安倍在第一個任期的時候,當時懾於鄰國和國際社會的壓力他沒有去,為此他曾經遭到過日本一些右翼勢力的批評。所以在第二次當選首相的時候,他當時在選舉的過程中他就表態說一旦他當選以後,他要去參拜靖國神社。所以在當選第一年的最後一天他去進行了參拜,算是給他的右翼支持選民的這樣一個交待。
  主持人:曲所長你看,去年美國國務卿克裡在訪問日本的時候,安倍他去硫黃島,去紀念二戰的陣亡士兵,那麼這一次又在奧巴馬在訪日之前去向靖國神社送祭品,他這種做法希望向美國傳達一種什麼樣的信息?
  曲星:他實際上想向美國傳遞的信息是,日本在日美原則的問題上,是有自己的基本立場的,那麼這個基本立場不會因為美國的看法而發生根本性的變化。當然他也自己找了一個遮羞布,那麼他去硫黃島,那都是普通士兵,他在參拜的時候,在祭拜的時候,他說的一些為了,想到這些戰死的士兵,所以更珍惜目前的和平等等等等這樣一些話,自己給自己找了一個下臺的臺階。但是他內心清楚,實際上對那個戰爭的定性,他是不認可的,所以這日本目前問題的根本所在。
  主持人:好,謝謝曲所長,那麼我們可以看,安倍在這個問題上,是一以貫之的。但是我們反觀日本社會,其實多元化的表達,也層出不窮,我們繼續關註。
  4月21日下午,包括日本普通市民和宗教人士等在內的273名原告,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方面制止首相安倍的參拜靖國神社的行為,確認其參拜行為違法憲法,並向每名原告賠償1萬日元,約合人民幣610元。
  提起訴訟的273名原告,主要是由日本二戰死者遺屬組成。原告律師團團長,在一份聲明中指出,安倍去年12月正式參拜靖國神社的行為,違反了日本憲法規定政教分離原則,同時侵害了民眾和平生存權等憲法保障的各種權利。
  一方面安倍的參拜行徑遭到了日本民眾的抗議,而另一方面,部分日本右翼份子,在東京市中心舉行了“實現大東亞共榮圈的國民大游行”。
  4月20日,是德國納粹份子希特勒的生日,這些右翼份子在游行中,不但打出了旭日軍旗,還高舉象徵德國納粹的萬字旗,集會主辦者高木修平更是表示,“為了建立大東亞共榮圈,紀念曾和日本建立軍事同盟的納粹德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徐靜波 日本亞洲通訊社社長:這個團體叫護國志士會,是在2012年的11月份才成立的,日本目前社會當中有一股逆流,認為中國現在頻頻拿德國來敲詐日本,拿德國納粹來比喻現在的首相安倍晉三,是對日本的一種侮辱,所以這些右翼份子也是借紀念希特勒誕辰125周年之際,來對中國進行一個反擊。
  根據媒體的報導,此次游行持續40多分鐘,右翼份子不斷高呼,“紀念希特勒總統誕辰125周年”,“因重新驗河野談話並重新評價納粹德國“等口號。
  徐靜波:他們的這個示威游行,因為人數比較少,在日本社會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日本社會民眾雖然在歷史問題上面,大家各有自己的主張和態度,但是對於納粹德國希特勒,大家幾乎是一致認為,這是一個人類的敵人,世界的罪魁禍首,這個觀點不會因為這幾個人,他們的紀念活動,或者上街而得到改變。
  有人在抗拒和平,也有人在為中日和平做著努力。昨天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來到揚州,出席東北亞名人會議第九次會議。參會前他特意前往唐朝僧人鑒真大和尚曾做住持的地方,揚州大明寺參觀。在鑒真紀念館,福田康夫更是提筆寫下了漢字心連心。
  福田康夫 日本前首相:鑒真和尚是我們日本人都知道的著名的和尚,他經歷千辛萬苦來到日本,傳授佛教,他是一個開創者,可以說他建立了重要的中日交流的基地。
  主持人:通過剛纔的短片,我們瞭解到了在日本國內各種團體、各種聲音,那接下來我們繼續連線曲星所長。曲所長我們也看到了這樣的觀點,比如說在日本這樣的一個多元化表達的社會,有人就比如說右翼團體的一些人,他通過游行這種方式,表達對希特勒的這樣一種紀念,那麼您覺得在這樣的一個時刻,這種舉動,他所反映出來的,您認為其中的特殊的含義在什麼地方?
  曲星:首先這說明這個問題在日本社會中,是一個非常有爭議的問題,那麼我們聯想到剛纔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講的這是日本的一個負資產,日本的極右翼勢力把納粹德國的旗幟打著來紀念希特勒的誕辰日,而且是把日本的國旗同時跟他掛在一塊,那麼恰恰說明瞭日本軍國主義跟納粹德國之間的聯繫,這些人來紀念納粹德國、紀念希特勒,恰恰的也說明瞭他們現在追求的跟希特勒一樣的理念,所以他越是這樣的做,越是向全世界來暴露了日本社會目前存在這樣嚴重的問題。
  主持人:這是一種表達,同樣我們也看到在日本有一些,具體數據是270多人,他們也嚮日本東京的地方法院,希望能夠起訴安倍,因為他違憲了,那麼您怎麼看待這樣一種訴求?
  曲星:這個起訴主要是針對在,一個是他違背了政教分離的憲法原則,另外一個重要的是認為他這樣走,是追求靖國史觀,他會把日本重新拉入到發動侵略戰爭的老路上,所以他違背了人民的和平的生活。所以他說明在日本的社會由於安倍晉三,在靖國神社這種重要的歷史問題上,在侵略戰爭歷史修改憲法政治上、問題上,他這種倒行逆施,引起了日本社會非常大的一種擔憂。
  主持人:曲所長您看,就是在日本這種多元化的表達,有各方都在表達自己的聲音,那麼這些聲音所彙集的這種力量,他會彼此怎樣的交織,呈現出一種什麼的結果?
  曲星:其實最大的問題是,紀念納粹德國,打著納粹旗幟上街,這個事實他沒有被日本憲法所禁止。在德國如果有人要打著納粹旗幟上街,要紀念希特勒的話,他是會因此受到司法追述的,在日本沒有這樣的法律規定。那麼就是在紀念納粹德國當然只是一小部分人,他不會改變日本社會總體上對納粹德國,對希特勒這種認知,但是他能夠在日本社會合法的存在,這個就已經非常說明問題了。
  主持人:好謝謝曲所長,那麼日本政要的集體參拜,對於中日關係所造成的損失有目共睹,那麼到底傷害多深,不得而知。接下去明天我們國家海軍舉辦的海上聯合演習將舉行,此前有記者提問為何日本海上自衛隊沒有受邀參加,我們聽聽相關人士怎麼說?
  梁陽 中國海軍新聞發言人:由於日本領導人的錯誤言行,和日本政府所採取的一系列的錯誤的行動,嚴重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也嚴重影響了中日的雙邊關係,在目前情況下,不適合邀請日本海上自衛隊的艦艇,來華參加中國海軍成立日相關活動。
  在這次西太平洋海軍論壇年會期間,除了會議安排的必須要的見面以外,中國海軍吳勝利上將沒有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官員會面的機會。
  主持人:我們繼續連線曲所長,曲所長您怎麼看軍方對於這種中日之間見面機會的拒絕?
  曲星:由於安倍政府在一些中日關係的基本原則問題上這種錯誤言行,引起了中國人民的極大的憤慨,所以在現在不具備邀請日本軍艦來參加中國海軍紀念日這樣活動的基本條件,這個海軍紀念日軍事演習,不是西太平洋的論壇本身的安排,所以不屬於中國在承辦國際論壇時候一些承諾的國際範圍裡面。
  主持人:曲所長您怎麼看,因為從目前來呈現出的局勢看,總是你看是日本一方參拜,或者說給靖國神社送祭品,然後中方提出抗議、提出反對。那麼怎麼能夠打破這樣的一種僵局,就似乎我們總是在應對,您的建議?
  曲星:實際上在靖國神社問題上,中國要想讓日本停止,現在看來從日本國內局勢發展來看,應該說還做不到這一點。但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點,是日本越是在靖國神社上參拜,每一次都會激起周邊鄰國和國際社會的關註,這也恰恰是對日非常不利的,因為它無論怎麼樣辯解,它沒有辦法改變一個基本事實,就是甲級戰犯在靖國神社裡邊受到的參拜,這是一基本事實,而這個事實在世界上,它是沒有辦法來辯解的。所以中國要說有什麼辦法,那就只能說埋頭髮展自己,實力爭強以後,才能夠更有效捍衛自己的主權和利益。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曲星教授,那今天的韓國外交部發言人說了這麼一番話,非常有道理,他說:“日方參拜這樣的神社,卻和周邊的國家談論未來,無益於等於說空話”。我想歷史問題本來是不應該經常跳出來影響中國和日本,還有日本和韓國等國家之間的交往的,但事實上卻每每如此。其實中日之間和則兩利,鬥則兩傷,這樣的一句話真的是知難行易,希望雙方都能夠放下歷史共同面向未來。
(原標題:春季大祭,日本政要犯大忌)
創作者介紹

手工傢俱

nv58nvp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