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日,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對莎車縣“7·28”嚴重暴恐襲擊案部分被告人作出一審判決並公開宣判。記者同期對今年9月21日輪台縣發生的暴恐案件進行了採訪,大量事實揭示出宗教極端思想是如何把人變成魔鬼的。
  □案情
  暴恐案主犯宗教思想極端揚言一截截砍掉母親手臂
  吐爾遜·買買提(主犯,被擊斃)2003年中專畢業後,觀看閱讀非法宗教內容的光碟及書籍,逐漸產生極端思想。2008年以來,他的宗教極端思想更加濃厚,收聽觀看大量暴恐音視頻,在承包工程中聚集發展組織成員,形成以其為頭目的暴恐團夥,製造了9月21日嚴重暴恐襲擊案件。
  吐爾遜·買買提的母親和小弟弟居住在安居富民房內,家裡寬敞明亮,充滿溫馨的生活氣息,而他自己居住的房屋,燈泡是唯一的電器,這不是因為貧困,事實上,他承包工程,收入可觀。他還憎惡音樂,曾在兩年前因為水果攤販播放音樂砸了人家的攤子。
  他的母親實在不明白兒子怎麼會成為可怕的魔鬼。“他不吃我做的飯,說我不做‘乃麻孜’,做的飯不清真,還說要把我的胳膊一截截砍掉。”在父親去世之後,吐爾遜·買買提拒絕參加葬禮,得知家裡在準備乃孜爾(亡人追思儀式),揚言要開著拖拉機回家,把擺好的桌椅砸掉。他的舅舅在電話里憤怒地說:“過乃孜爾是維吾爾人的傳統習俗,你若敢來搗亂試一試!”最終,他沒來鬧事,也沒來參加。
  弟弟的婚禮他也拒絕參加,因為這對新人領了政府頒發的結婚證。“我給他發了請帖,婚禮當天我知道他沒有外出,他家和我家相距200米,但他始終沒有來。”他的弟弟阿不拉江痛苦地回憶說。
  受宗教極端思想的蠱惑,吐爾遜·買買提和妻子已經喪失了人性,為了通過殺戮實現所謂的“天堂”夢,他們連孩子也不要了。他們的三個女兒,大的剛滿五歲,小的才學會走路,孩子們還不知道她們已成為孤兒。
  “他拋下一家老小去做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我實在不能接受這樣的兒子,我想對受害人的家庭說聲對不起。”吐爾遜·買買提的母親哽咽地說。
  兩名群眾疏散後冒險喊話為警方提供暴恐分子位置
  記者從輪台縣警方瞭解到,警方在處置9月21日發生的暴恐襲擊案時得到了群眾的大力支持。陽霞鎮市場遭到暴恐分子襲擊時,沿街兩側的攤位和商鋪有大量群眾在逛街購物,“我們立即疏散群眾到附近的農村信用合作社院內,沒有一名群眾滯留參與,街面上只剩下民警和暴恐分子。”
  在警方提供的一段視頻中,記者看到了現場的處置情況。案發時,兩名男性群眾被疏散到了一建築物樓上,由於占據制高點,視野開闊,他們冒著被襲擊的危險,大聲喊話為民警提供暴恐分子方位、提醒民警避免被襲擊,還抄起手邊的磚塊從上往下用力砸向暴恐分子,大聲為民警加油鼓勁——“摩托車後面有4個!”“大車後面有炸彈啊!”“狠狠打!”
  辦案民警說,群眾的參與為警方處置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並極大地鼓舞了民警。“我們都很感動。警民就該這樣聯起手來,共同抵制宗教極端思想,打擊暴恐犯罪。”
  在9月21日暴恐襲擊中受傷的輪台縣鐵熱克巴扎鄉村民艾合買提還在醫院接受治療,他的腹部和腿部受到爆炸物重創,目前傷情恢復良好。那是他人生中經歷的最可怕的一幕,“第二天在醫院醒來時,慶幸自己還活著,又擔心沒錢治療,醫生讓我安心治療,政府會幫助我的。”
  艾合買提憤憤地說,因為那些暴恐分子,我們受到了傷害。“這些人都是敵人,想一想,他們這樣做會進天堂嗎?必須狠狠打擊他們!”
  □講述
  受傷群眾
  21歲女孩遇襲失去右腿質問“他們為什麼這樣做”
  10月12日下午,21歲的迪麗卡瑪爾·吐爾遜面色蒼白地躺在輪台縣人民醫院的病房裡,她的父母坐在病床前,神情黯然。
  在9月21日暴恐分子製造的爆炸襲擊案中,迪麗卡瑪爾失去了右腿。“當時我抱著哥哥的兒子,和媽媽一起在步行街購物,聽到‘砰’的一聲巨響,我倒下了,腿刺痛,我看到自己的小腿,不在我身上,就在那邊。兩歲半的侄子摸著我的臉,大哭。”這位容顏清秀的女孩在烏魯木齊市上大學,這個學期她到輪台縣維吾爾醫院實習。
  病房裡,迪麗卡瑪爾的父母不停拭淚,而他們的女兒從受傷至今沒有哭過。“我知道我哭了爸媽會更傷心。”她平靜地問,“我和那些人素不相識,無冤無仇,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
  迪麗卡瑪爾的父母都是在農村工作了30多年的醫生。父親語氣凄涼地說:“事情發生以後,無論是陪著女兒,還是一個人獃著,還是回家喂羊,我總是忍不住哭,我接受不了這麼可怕的現實。”
  迪麗卡瑪爾說:“我是學醫的,我知道病人心情不好會讓病情惡化,所以我一直堅持,我還要堅持下去,一切都會變好的。”她學的是康復專業,她希望還能繼續完成學業,像父母那樣當一名優秀的醫生,給病人帶來康復,帶來希望。採訪中記者看到了一段迪麗卡瑪爾哥哥婚禮的視頻,迪麗卡瑪爾身穿漂亮的艾德萊斯,歡快起舞。
  犯罪嫌疑人
  製造爆炸中同樣失去右腿流淚自悔稱“被魔鬼騙了”
  在醫院的另一間病房裡,記者見到了製造這起爆炸的女犯罪嫌疑人熱孜婭·熱合曼,在爆炸中,她也失去了右腿。院方介紹,她剛入院時情緒對立,抗拒治療,多次拔掉針頭。如今,在治療之下她已無生命危險。
  記者向熱孜婭出示了迪麗卡瑪爾在現場血泊中的照片,以及受傷前青春靚麗的生活照片,並告訴她,迪麗卡瑪爾還將面臨一場截肢手術。兩組對比鮮明的照片喚醒了熱孜婭的人性,她臉部肌肉顫抖,淚水不斷涌出,醫療儀器報警顯示,她的心率達到了138。她斷斷續續地說:“我怎麼向她說對不起呢,她那麼年輕,那麼漂亮,我害了她。”
  採訪因為儀器報警多次中斷,在熱孜婭心率恢復正常之後繼續進行,她反覆流著淚說:我被魔鬼騙了,我上了魔鬼的當。
  她說,如果那天我沒有接那個電話該多好。指令她實施犯罪的電話是弟弟的朋友打來的,一個她從來也沒見過的人,而她的弟弟也是受宗教極端思想病毒感染至深,在當地陽霞鎮市場的暴恐襲擊中被警方當場擊斃。
  熱孜婭對記者說:“我現在知道濫殺無辜絕對不可能進天堂,真希望準備走我這條路的人不要再往前走了,不要像我一樣被魔鬼迷惑,害了別人,也害了自己。”
  本版據天山網、《新疆日報》報道  (原標題:輪台暴恐案主犯曾欲刀砍母親)
創作者介紹

手工傢俱

nv58nvpto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